西瓜好次

原著:《扬书魅影》-南风歌 

赠:岳灵珊

特别鸣谢:岳灵珊&83只猫

演员-角色-cv

 陈奕-君书影-寒星逐月 

张峻宁-楚飞扬-长樾【尘韵清魂】

徐海乔-高放-寒星逐月

吴磊-信云深-零丁尺八【斗转1+N 】

张彬彬-青狼-阿尘【马猴烧酒工作室】

 徐向东-信白-云浅

ps:1.选角均为个人喜好及对人设的理解,如果您有更好的选角,请自己剪辑。

2.请勿引站掐架ky人身攻击。

3.如果在观看时感到不适请及时关闭本视频。

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,看到一个小可爱打比方说单人tag是自家花园看到自己不爽东西当然可以想骂就骂,哈哈哈哈简直笑哭,要是真较真起来按照定义tag怎么都该算公园,你一个公园里面打太极的凭什么拦着不让别人跳广场舞😂😂,什么公认默认的规矩倒是让人家lof微博B站等等等官方发条文啊,为人霸道就是霸道,有什么好吵的😂😂😂😂😂都是一群仅凭个人喜好就去随意攻击比人的幼稚鬼

颤抖吧阿部,安悦溪小姐姐自调色4p太美了嘤嘤嘤。
原来乐乎不能发动图吗??😂😂😂

送给小脩的生日礼物,乐乎补档一下233333

【郅摩】众生七苦之求不得(二)

风大你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发了!! 好期待之后的剧情啊,李郅醒来以后萨摩挂了,内疚死他╯^╰

孤木风:

萨摩多罗的意识渐渐恍惚,他再清明的时候,他站在一个极为空旷的地方,纯黑的天空,纯黑的地面,没有风,没有气味,也没有声音。只有安静,只有肃穆,只有虚无。原来这种感觉就是死,萨摩多罗心想。


 


他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掌,手心上有红色的符文,发着幽幽的红光,他的手腕被红色的线缠绕着,低头看,脚腕也被红色的线缠绕着。他回头,看见红色的线延伸到身后很远很远的地方,远出了目力所及。红线的方向就是伽蓝圣殿种法阵的方向吧,这个红线就是把自己的魂魄拽回躯体的生命线。既然如此,那么红线相反的方向,一定就是冥河的方向,就是李郅的方向。萨摩多罗决定往这个方向走。


 


走着走着,也不知走了多远,萨摩多罗看到脚边有红色的花,那是妖治美艳到令人窒息的红花。曼珠沙华,又叫彼岸花,萨摩多罗在伽蓝秘籍上看到过这种花的记载,这是盛开在阴阳交接的死亡之花。这花如此的勾人,又如此的危险,萨摩多罗忍不住蹲下仔细欣赏。红色的纤细的花瓣轻轻摇摆,像喷射的血液停滞在空中。彼岸花的花瓣真的变成了喷射的血液,从李郅的胸膛喷溅而出的血液。李郅当胸一剑的画面就这样蓦然间呈现在了萨摩多罗眼前。


 


时间几乎停止了,一滴血珠从剑没入的地方飞出来,缓缓地沿着直线飞行,向着萨摩多罗褐色的眼珠飞去。萨摩多罗的眼睛睁得很大,他琉璃一般透亮的眸子,倒映着李郅痛苦狰狞地脸,他胸口插着一柄长剑,锋利的冰冷的长剑。李郅的背后站着一个女人,惊慌的女人,穿着鲜血一样的红色的裙子。红色的血珠,红色的眼眶,红色的裙子……整个世界都是红色的。而红色世界中央的白色,被白色绸衫所包裹的李郅,如一座巍峨的凛冽冰冷的雪山。这座亿万年不倒的雪山,仿佛从开天辟地起就撑着天幕苍穹的雪山,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轰然倒塌,倒在红色的血泊里,融在滚烫的血水中。


 


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萨摩多罗的手不停颤抖,他的全身都在颤动。那把剑此刻就插在李郅胸口,那把剑刚才就在萨摩多罗的手中。鲜血汩汩地往外冒着,萨摩多罗用手去堵,可怎么也堵不住。他的眼泪不停地流,他的意识早已变成了碎片,一阵的混乱,一阵的嘈杂,天旋地转,万物倾灭。为什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


 


“凶多吉少。”这是谭双叶的结论,一个比死亡稍好一点,但也接近死亡的判决。


 


萨摩多罗不敢相信床榻上那个被绷带缠绕着的,面色苍白的熟睡的人是李郅。他分明之前还在喝茶,他分明之前还在叹息,他分明之前还在望着远方的月,神色哀愁。为何突然就凶多吉少了呢?萨摩多罗倚在栏杆上,他眼神呆滞地望着远方的街道,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,他不知道自己喘气还有什么意义。


 


木质的栏杆上开出了红色的花,一朵,两朵,三朵……萨摩多罗脚下的木板也绽放着这种花,一朵,两朵,三朵……


 


红色的芬芳映进萨摩多罗空洞的眼眸里,他怔怔地看着,红色的花,多美的花。李郅,你喜欢这花吗?我把这个花摘给你,你愿意醒来吗?


 


萨摩多罗的手缓缓地伸向红花,那红色的细丝般的花瓣看起来多么柔软,那柔软摇曳得多么轻柔。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就在萨摩多罗的手指即将触碰到花瓣的时候,突然,一只大手有力的拉住萨摩多罗的手。那宽大又纤长,指节分明的手,那不容反驳不容质疑的力道,那从不颤抖从不犹疑的沉稳,那是……


 


“李郅?!”萨摩多罗兴奋的回头,看到了那张的熟悉的脸,李郅的脸。


 


李郅的眼底,似有似无的蕴含着一丝笑意,就像碎石在湖面激起的波纹,渺小细微到难以确认。他是一贯的平静,如深渊大海,无风无澜。“别碰,那是白蕈,会致幻。”


 


白蕈?萨摩多罗回头看先前想碰的花,竟然变成白色的伞状蘑菇。四周看去,没有红花,亦没有栏杆和地板。他和李郅站在一片青葱的山坡上,周围有些低矮的小树,抬头看是蓝天白云。他不仅能听到鸟声虫鸣,还能闻到湿润的泥土和青草的芳香。


 


“你走不动了吗?”李郅问。他表情很平淡,声音却温柔。“我拉着你。”说着这句,李郅拉起萨摩多罗的手向沿着山坡向上攀爬。


 


这种熟悉的感觉,手上传来的温度,让萨摩多罗被安全感包裹着,如婴儿睡在母亲的怀抱。


 


“我好累啊,什么时候才到啊!查什么鬼案子啊,又累又饿,还不给吃饭,我要罢工啦!”那是萨摩多罗的声音。萨摩多罗觉得自己并没有说话,可奇怪的是,声音就从他的嘴里发了出来。


 


“小心一点,踩我踩过的地方。”李郅好像并没有理会萨摩多罗的抱怨,一心都在爬山上。


 


萨摩多罗感觉得无聊,他看着李郅攀爬的背影,心想要是能捉弄一下这个人就好了。他刚刚这么想,就已经这么做了,他感觉到自己故意脚滑了一下,拉着李郅的手把李郅往下拽。


 


李郅的脚下像生了根,萨摩多罗没能把他拽下去,反而他用力把萨摩多罗往上一带,让萨摩多罗爬上了这段陡坡。李郅另一只手抄了一下萨摩多罗的后背,帮他稳住了重心。


 


“切。”恶作剧被李郅化解,萨摩多罗不悦地撇了撇嘴。


 


李郅却好像看破了萨摩多罗的心思,本就时刻低压着的眉宇,似更沉了一分。“别这样,很危险。”他这么说着,也不知是担忧,还是训斥,或者仅仅是一种公事公办的固定句式而已,因为他是大理寺少卿,因为他是重案组领导,所以他这么说。


 


接下来的路都很平缓,李郅放开了萨摩多罗的手,自己往前走去。手上失去了李郅的温度,萨摩多罗感到失落,他冲着李郅的背影问道,“反正你会救我的吧?”


 


回答萨摩多罗的是李郅的沉默。从来回答他疑问的,就只有沉默。李郅,难道你不明白,沉默才更令人浮想联翩吗?


 


单恋最为痛苦的,就是你总觉得有希望,只要有一分的可能,你就会忍不住幻想,这一分的背后,是十分的爱。可在心里的另一部分,你又清楚地知道,无论你多么地不愿意承认,这一切都只是自欺欺人而已。


 


李郅的背影渐渐变得模糊起来。萨摩多罗心想,如果那个时候就看明白多好,如果那个时候能明白,李郅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他的道义,那么是不是就可以不陷进去,是不是就不会走向那样的结局?


 


“叮——”一声很清脆的铃声,萨摩多罗的眼前清晰起来。树林山坡通通不见,仍是黑色的天空,黑色的土地,还有脚边的一朵红色的彼岸花。


 


萨摩多罗意识到自己刚才是被魇住了,见到了李郅被刺伤瞬间的记忆,和自己进大理寺不久的时候一段和李郅一起爬山的记忆。他又赶紧讼了一段清心普提咒,终于脱了魇,心思清明了起来。他是来救李郅的,绝对不能迷失在幻境和回忆里。看来彼岸花有致幻的作用,最好躲远一些走。


 


在伽蓝秘术的书籍上,记载着从濒死到冥河会经过三重界,第一个叫尔萨弥,译为恐惧,但是也有空虚的意思。第二个界叫做费耶律孟,是怨恨和气恼的意思。第三个界叫阿伽娜,是思念的意思,在其他语境下也作美丽的花朵。如果说现在所处的正是恐惧的尔萨弥,那么往前走就是怨恨的费耶律孟了。萨摩多罗定了定心思,继续往前走去。


 


 


 


 

【郅摩】众生七苦之求不得(一)

风太你可怕的手速啊,看的我好兴奋啊马丹,必须要he,绝对要he啊啊啊啊啊

孤木风:

 


看了 @西瓜好次 大大的MV,狗血刺激之下,立刻要了授权


爱慕威超好看,快去看!!!链接戳此


然后在 @卖大be菜的 大大强烈要求下,生生掰成HE,喜欢大砍刀别怪我……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

萨摩多罗跪在蒲团上拜了拜,起身把手里的香插在面前的祭台上。他的身后传来一声叹息,来自大觉寺的主持觉远的一声叹息。叹息声中,萨摩多罗仰头看了看眼前高大伟岸的佛像,佛像在香的烟雾下显得神秘又缥缈,好像真的通晓一切冥冥之中的事情一样。


 


萨摩多罗开口说,“佛说众生有七苦,生老病死是四苦,外加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。”这句话来得突兀,不明所指,也不知是对他仰望的佛像所说,或对他身后的觉远所说,还是对他自己的自言自语。


 


“我曾经以为我的苦是求不得,但是现在我觉得我求得了。”萨摩多罗的年轻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沧桑的味道,语气是与内容不符的平淡而凄怆,只有语调尾音里带着的一点喜悦的情感,让人觉得这是一句真话。


 


觉远看着眼前这少年孤单纤弱的背影,想到他接下来要面对的事情,不由得叹了一句,“如果是那样的情况……即使你求得了,待他醒了,便是他求不得了。”


 


萨摩多罗听了这句话,一瞬间僵住了,泪似乎要掉下来,但最终还是没有掉。他轻轻摇摇头,“他求的又不是我……”他闭了眼睛,将翻涌的情绪压了下去,复又睁开。“幸好他求的不是我。”他说完这句点了点头,像是自己又赞同了一遍这句话。也不知道这句话的自我赞同有什么力量,竟然瞬间让萨摩多罗的神情变得轻快起来,他转身对觉远道,“我得走了,长老还在等我。”


 


“萨摩施主。”觉远叫住了要走的萨摩多罗,“听老衲一言。万事皆有业报因果,不可强求,感情亦是,生死亦是。”


 


萨摩多罗冲觉远点点头,绽露出了一个笑容,“您说的没错,感情确实不能强求。好在生死还能强求一下,用我身上伽蓝的血,强求一下李郅的生。”


 


觉远感到无力,感到黯然。他曾笃信弘扬佛法,让世人晓因果,明业报,便可普渡众生。可结果何曾有人被渡,只有他眼睁睁地看着人们因执念陷入七苦,陷入劫难。一如这个即将用鲜血赌一场生死的少年,一如那个卧在病榻奄奄一息的男人。


 


“你不去再看他一眼吗?”觉远问了萨摩多罗最后这一句。


 


“不了。”萨摩多罗此刻的神情是一种赴死的坚毅,“他那张苦大仇深的脸,我早就看腻了。”


 


萨摩走出大雄宝殿,走到寺庙后院,来到院墙边一棵桃树下。这棵桃树的绿叶已被秋色染成了枯黄,地上掉落着零星的落叶,一派凄清萧索。


 


长安家家喜欢种桃,在春天的时候满街的桃花竞相开放,在轻柔的春风中,花瓣飞舞,乱红交错,清香甜腻。就是那样一个春天,萨摩多罗捻着手中粉色的花瓣,抬头望向桃树下的白衣男子。那白衣男子抬头望着春桃,黯然神伤。这烂漫的春色,仿佛也无法化去那个男子周身的愁苦,他永远沉皱的眉,永远黯淡的眸,像万年永寂的黑夜,如千年不化的冰雪。可有谁能照亮你,可有谁能融化你?风吹起了萨摩多罗微卷的褐发,吹不去他心里的忧伤。那时候他想,如果能让那个人笑一下,我现在死了又何妨?


 


萨摩多罗望着这株秋意凋零的桃树,回想着那个人在桃花下沉郁的面容。如果说萨摩多罗此生还有什么遗憾,大概就是,从未见过那个人的笑容。李郅,我或许今天就死了,你就不能笑一下吗?回答的却是萨摩多罗自己的笑,他笑自己竟然连李郅的笑容也想象不出。以后李郅和公孙四娘在一起,总有一天会笑的吧?萨摩多罗如此安慰着自己。


 


萨摩多罗收了思绪,他把手放在了桃树的树干上,用力一推,他手按之处竟然陷进了树干。他收回了手,听着一系列的机关转动摩擦声,围墙下方的土地裂开,出现了一个一人宽的缝隙,显然这是一条暗道的入口。


 


进了暗道,是一条迂回向下的石梯,石梯到底后是一条长长的石廊,石廊的尽头是一道巨大的石门。萨摩多罗摘下自己的珊瑚吊坠放在石门的凹槽内,轰轰隆隆一阵响,石门打开了,萨摩多罗走了进去,走到他们称之为伽蓝圣殿的地方。


 


所谓的伽蓝圣殿是一个高高的祭坛,九九八十一阶台阶上,每阶都画着不同的符咒。萨摩多罗拾级而上,慢慢走向站在祭坛顶端的男人,那位掌握着伽蓝生死秘术的长老。长老穿着拖地的黑色斗篷,面戴金纹面具,手执古木权杖,周身散发着威严和神秘。“准备好了?”这句问句从长老处飘来,声音像干裂的乐器,带着不太悦耳的杂音。


 


萨摩多罗点了点头,对长老道,“不要废话了,快一点吧。”


 


“你怕和我这个老人家多说两句的功夫,他就死了吗?”长老笑了起来,笑得很刺耳。“萨摩多罗,你和你的父王真是一模一样。”


 


接下来萨摩多罗躺到了祭坛中央的石台上,上面刻着复杂繁琐的符文。萨摩多罗躺下后,手脚和胸口,被用蛇血画了符文,蛇血刺鼻的腥气,让萨摩多罗想吐。


 


“仪式已经准备就绪,萨摩多罗,我再问你一次,你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长老问。


 


“是,我欠他一条命。”萨摩多罗的眼睛看着上方的一片漆黑,那目光仿佛穿越了层层黑暗,燃起了一种叫做信念的东西。


 


石台旁边,四个角的方向各摆了一个灯台,灯台底座是蛇的装饰,四个灯台的蛇形态不同,但都是一样的恐怖狰狞。长老用权杖敲了地板三声,立刻有穿着黑斗篷的人过来点了四个灯台。但灯台上的火光不是红色的,而是绿色的。台上所有人双手捂胸,低声念道,“清凉圣火,圣火清凉。”


 


长老绕着石台,边踱步边讲解道,“你体内伽蓝皇室的血,可以让你在两个世界之间,不迷失自己。但你也要意志坚定,记住你要救的人,记住你要做的事。你会慢慢地向着冥河走去,他会慢慢地从冥河走来,不论这期间你看见了什么,千万不要和他说话,否则你们会一起困在这边和那边的缝隙里。我们会尽量拖住你,希望能看见你回来。”


 


然后长老挥了挥手,七个身穿藏蓝色斗篷的人围在了萨摩多罗所躺的石台旁边,他们手中拿着不一样的法器,都是萨摩多罗没有见过的东西。他们开始诵经,像是在唱歌,又像是在念诗,用的是古伽蓝语,即使是萨摩多罗也无法明白其中的意思。接着长老走到了萨摩多罗的身边,用小刀割开了萨摩多罗的手腕,深红色的血从萨摩多罗的手腕缓缓淌出,滴在石台所刻符文的缝隙里,顺着纹路流淌。


 


随着血液的流失,萨摩多罗渐渐感到冰冷,他心里对躺在大理寺生死未卜的李郅说,“欠你这条命还给你,咱们两清了。”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【众生七苦之求不得】【郅摩】情有始无终(剧情向,虐,)

众生七苦MV活动之求不得,观看活动其他mv请戳下方【众生七苦MV】标签,么么扎~~剪辑:西瓜好次logo:岳灵珊特邀cv:岳灵珊(公孙四娘)bgm: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剧情:李郅救了小时候的萨摩,长大后偶遇,萨摩对李郅暗生情愫,李郅偶然救下了四娘并爱上她。。。。算了不打了,还是大家自己看吧【原谅语死早的up。。。。】拖拖拉拉这么久终于做完了,好像一不小心黑了一把李郅和四娘,我还是很爱他们的啊,剧情需要而已啊。视频仅代表up个人脑洞请勿上升演员。

【全职高手】east of eden--战斗画面燃向快剪,荣耀!考验你的动态视力

全职高手全员燃向踩点快剪,up剪完后感觉自己是个废宝宝了。。。。此视频送给我的要要 @要要切克闹 ,不准嫌弃~



【郅摩】控制欲 1

肉太香了,看的我好鸡冻!!给作者大大笔芯!
此文请务必配合这两个视频看:
郅摩控制欲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955361
郅摩控制欲续(生子向):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9673021

正义的反派角色:

开篇先说好,生子!生子!生子!


   @西瓜好次 配瓜酱控制欲后续的文。感谢瓜酱制作出这么一个让我热血沸腾的视频。


把人生第二次的车献给这篇文,么么啾!


天雷滚滚的生子狗血之作!!第一次写,所以很多不懂,只是为了刺激而已【你住嘴


人物私设ooc严重,只为一爽!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挂撕。


开篇即是车,昔日小清新变成情色女主播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贞观十年,一名男子夜闯洛阳神医裴让医馆,该男子腹大如鼓下体血流如注,当夜电闪雷鸣大雨滂沱竟是也没能将他身上的血气冲刷干净。裴让大惊之下收留该男子,数个时辰之后医馆传出婴儿微弱啼哭声,第二日该男子携婴儿不知所踪。




此后五年,长安城和洛阳城异像遁无,山河清明,泾渭不交。




洛阳城北原有一无名小山,偶有一寻仙访道者迷失在山林云深之处,于雾霭浓郁之处见一木屋,屋主之姿宛若天人,身旁亦有一五岁仙童,屋主笑称知晓成仙之事,只需此人以一个江湖之事互易即可,其后此人得屋主点拨后参透世间根本,负箧远游。




随后此山声名大噪,前来问道之人络绎不绝,然屋主称之只有缘人相交,往往寻而不得,得而不见,此山遂更名寻仙山。




太原府尹李郅闻及此,匆忙而至,守于木屋外数日,终于得见一幼童。该幼童只说自家先生言需以一题易一题,要李郅先行作答。


李郅茫然间只见窗中伸出字条一张,上面着以娟秀小楷:闻说李少卿业已成家,敢问妻子姓甚名谁?


李郅反手捉住窗缝中欲缩回的纤细指尖,眼睛微压,出言调笑:“还敢叫我少卿的,恐怕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了。”




被捉住的手挣扎更甚,李郅手下用了力,笑意愈深:“未曾娶妻,还得麻烦你,余生许我。”




时间倒回六年前,贞观九年。


正是长安四月天,玉琼花开的正好,张着不施粉黛的大脸盘子往屋里探头探脑。


室内灯亮如漆,萨摩多罗眼缚着玄色带子被胡乱丢在屋里的角落里,手腕脚腕上积着被绳子磨出来的淤青。




靴子踏在地面上的声音从门口处慢慢到了他跟前,最后,靴尖抵在了他的两腿之间。




萨摩的喉咙干哑,他咳了数声才勉勉强强喊出一句“李郅”。




李郅蹲下身子把手放在他脑后绳子的结上,靴尖离身下的物什更近了些:“知道是我?”




萨摩的嘴里仿佛含着血沫子,嘶嘶哑哑的开腔:“我连城门都没出,你就要送我如此大礼?”






点击链接上车↓


上车!

【名流巨星之周景】天堂地狱,一步之隔。(重生之白日梦续,配文预告)

文章地址:

https://m.weibo.cn/1729017602/4111269621694919

av8692116白日梦的后续预告,配有同名小说【微博@醉墨凝】,讲述的周奕凡醒后找到封景的故事。

主笔: @醉墨凝     

炖肉指导:@保保金水( ´ ▽ ` )

赠:醉墨凝

剪辑:西瓜

好次技术协助&支持 :岳灵珊 &自我放飞666

素材来源:重生之名流巨星 &欢乐颂&潜伏在黎明之前

BGM:Audio machine - Inductive Reasoning

没想到wuli周景这么久了还能一起艰难的产出,给大家比个小心心~~

【希望这次格式能对。。。。】